大公網

大公報電子版
菜鳥集運自提點 > 財經 > 經濟觀察家 > 正文

廟堂江湖/從民間借貸到螞蟻集團\德國波恩大學經濟學博士 沈 凌

2020-10-28 04:24:24大公報
字號
放大
標準
分享

  2012年《温州一家人》上演,很好地總結了温州人為什麼會成功的幾個道理。其中一個細節值得注意:主人公阿雨在馬賽為了開餐館,朋友們開晨會為她募資。這就是典型的民間借貸市場,沒有這樣的民間借貸,阿雨想靠自己打工積累初始資金,恐怕就沒那麼容易了。

  中小企業貸款難是一個世界性難題。因為中小企業缺少抵押品,沒有抵押品銀行貸款給你的風險就很大,你貸不到款、成功的可能性就很小,你成功不了就還是沒有抵押品。於是,一個窮人就會陷入所謂的“貧困性陷阱”,即你的貧困是因為貧困而起。這樣形成的怪圈讓你永遠跳不出貧困。

  上述問題在創投基金盛行後,獲得了部分解決。其實想一想,為什麼這些大學生初出茅廬能夠迅速擴張,不到一代人的時間就能建立一個高科技帝國?除了他們的創意,還需要資本市場的強力支持。而資本市場為什麼要去支持沒有抵押品的創業者呢?是因為金融市場創新出了一種私募融資方式:創投。這種創投資金不需要抵押品,所以解決了中小企業貸款難的關鍵問題。它是如何在缺乏抵押品的情況下保證貸款人的還款呢?這最初是依賴於美國的高度法治環境和高度發達的股票市場。

  而中國特色的金融市場對待中小企融資難這個問題存在“二元結構”。國家正規的金融機構幾乎壟斷了銀行准入,貸款主要面向國有經濟;民間借貸依靠家族同鄉等信用關係建立起非抵押性的借貸關係,從而幫助私人企業。從這一點講,我們的正規金融市場走的是日本德國的路子;而温州的民間借貸類似於美國的私募和創投。

  現在,中國的經濟增長走到了一個關鍵階段。很多人都在講經濟轉型和技術創新。一方面,國家層面改革金融市場機制,讓“當舖思維”的間接金融慢慢讓位於“創投思維”的直接金融,於是創業板、科創板、註冊制,各種改革紛至沓來。但這樣的改革依舊只是解決了部分創新企業的融資需求,直接融資為主的股票市場終究不能覆蓋大量的小微市場主體,尤其不能覆蓋個體工商業和消費者。這時候,如螞蟻集團這般依靠大數據科技手段,讓小微企業和個人用未來的信用為擔保,解決短期的融資難題,就是一種技術突破。

  聲譽擔保可被量化

  温州的同鄉借貸晨會,看似無需抵押品,實際上還是用你在老鄉之間的聲譽作為擔保。如你失信違約,那麼你未來在温州老鄉間再也沒有可能借錢融資了。這種信用擔保有時候比實物抵押更加厲害,經濟學上有完美的重複博弈模型加以論證,不怕數學的童鞋可以去證明一下。而螞蟻集團,通過一個信用分數的設計,把温州老鄉間的聲譽標準化和數量化了。這怎麼就不是高科技呢?

  有時候看看馬雲的成功,真的沒什麼創意:淘寶不過是義烏小商品市場的線上版;支付寶不過是撿起來銀行不想做的匯款生意;而現在的小微貸款,也好像是温州民間借貸晨會的高科技版。但奇怪的是,為什麼這麼簡單的事情都讓他一個人做了呢?

  2006年筆者回國任教,上海財經大學收留了我,但我的家一直在西子湖畔。於是每個月發工資,筆者都要從中國工商銀行上海分行取出現金,坐上火車回到杭州,存入中國工商銀行浙江分行。為什麼不能匯款呢?因為和《天下無賊》裏面的王寶強一樣,捨不得那個比火車票價格還要貴的匯費。

  今天,當我們享受支付寶或者微信支付便捷的時候,不能忘了這是科技創新的成果,也是民間資本和國家資本通過市場競爭結出的碩果。這樣的競爭還需要進一步的強化,才能讓温州一家人的美夢,變成所有中國人的美夢。

  這種美夢最終能不能成真,還需要我們全社會的努力,而不僅僅是温州一家人。

相關內容

點擊排行